川三

web:川川湖海的怪

年和小孩

/日常段子/ooc
/根据真实故事改编/哈哈哈/
#黑花#

“哥哥你真白你好美我以后能娶你吗?”

解雨臣无奈地后仰躲着小孩子凑过来的奶乎乎的嘴,身上的孩子手脚并用爬到面前,小心翼翼地问。解雨臣温和一笑发现自己难得的无言以对,而一帮人竟然在旁边看热闹。

自从黑瞎子带着盒饭去体验了一番合唱队生活,嫂子已经不把自己当外人了,初四带了只鸡就奔上门来,说是黑瞎子努力工作又认真,还自带盒饭还节约粮食,那吃得叫一个干干净净。团长当即就感动得两眼冒泪,给他加了俩鸡腿,要认这个可怜的瞎子当干儿子。
嫂子把邻里友情挥洒得淋漓尽致,一定要他们到自己家吃饭,顺便把自己亲戚、亲戚家的孩子也都请到家里来。于是有了开头那一幕,有糖又有颜的解雨臣身边简直是孩子聚集重灾区。

“不能。”
刚从厕所回来的黑瞎子把小孩子提溜下来,小孩子抱着解雨臣大腿不撒手,回头用圆圆的眼睛看着眼前冒出来的怪叔叔,仿佛在疑惑为什么不能。
黑瞎子蹲下身一手揽过小孩儿,一手用嘴叼了颗糖撕开,不由分说的塞进小孩儿嘴里,“乖!一边玩去。”

一分钟后,解雨臣站在阳台上看着在自己怀里越凑越近的黑瞎子,带着笑意假意怒道,“你给我放开…你还是小孩子吗?”
“不放!”黑瞎子顺势抱紧人,捉住解雨臣的手腕子,镜色悠蓝明亮。压下来就想亲。
“吴邪他们还在里面。”解雨臣呼吸一滞,半推半就。

“这就害羞了?”
“这就吃醋了?”解雨臣想也没想也回敬。

黑瞎子那只手往上滑开卫衣袖子,掀出一截白皙的小臂,也没觉着凉,解雨臣由着他去,最终人幼稚的在大臂内侧嫩肉上重重的一吻。扶住滑落的墨镜,又抬起头来笑。

“小孩子可不能小觑。”当年也不知道是哪个小孩子也黏糊糊的,藏不住的心意。黑瞎子半扶着墨镜朝人眨眨眼,意味不明地笑道。
解雨臣猛的想到黑瞎子每年都要有意无意拿出来调侃他一番的事,脸慢慢的热了起来。“操……”

那时候还年少,年关在即,那时候黑瞎子居然得了个空赏脸来北京吃团圆饭,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再见面,解雨臣当即心落了一拍,刚满十岁的娃娃自然没在一张酒桌上,之后有意无意,都注意人的动向,目光相接,只能装作不经意间扫到。
以茶代酒敬完一轮后,等人散得差不多了,才到黑瞎子旁边的空位上坐好,目光炯炯的看着人剥虾的样子。
黑瞎子发现了他,偏头笑了笑,往旁边干净的小碗里放颗刚剥好的虾肉。“要蘸酱吗?”
没想到话音刚落,小孩子就跑出去了,黑瞎子摸摸鼻子,心想着解家的小孩这么怕生可不行。
解雨臣回来的时候往他大衣口袋里放了一把东西,干净利落的扫过就得手,惹得他一怔。
一瞬间还以为是哪位爷交代留下的暗号或布局,于是嘴里叼着虾尾,小心谨慎的环顾四周,再回头小孩子笑得温温柔柔,眼里却是满溢的狡黠,那时候小孩子穿高领毛衣和羽绒服,脸被衬得格外白皙,毛茸茸的一团。就水晶灯下站立,在墨镜的衬色下依然格外明亮。
他最后在回家的路上才从口袋里掏出东西来,两个大白兔,三个老北京酥糖。他无奈的发笑,糖握在手里,想着小孩子的手可真小啊。抓了满满的一把给他,又是什么意思呢?

直到人眉眼张开了,瘦瘦一条挂在他身上的时候,用手搂住抚摸他的时候,再一次露出那样狡黠而明亮眼神的时候。才知道故事是从何而起的,而一切并非意外。

看着解雨臣比刚刚被红酒熏过之后更红的脸,心情就跟阳台的风一样旋转跑了好几转。一边把人袖子整理好,一边道,“我买了烟花棒,一会儿我们偷偷的放。”

解雨臣还泡在回忆的闪现画面里,这十几年如一日,男人实在没什么变化,解雨臣听罢复杂而嫌弃的看了他一眼。“行啊,不过……”

唯一的变化是随着自己更加了解他而变化的。也就是说…如果不能了解他,跟随他走进生活里,现在的黑瞎子在某种意义上仍旧是静止的——结论使人欣慰,还好那不是一场意外。黑瞎子的变化里,甚至还夹杂着因自己而起的习惯。
欢声笑语忽近忽远,只有夜晚冷风和温暖指尖真实可触。黑瞎子放开人,就点上了烟盒里最后一颗烟,慢慢的嘬着。两人透过窗看着屋内深处。

“看来事实证明,小时候太乖是会吃亏的。”

从窗户里看见吴邪哄着八爪鱼似的小孩,陷入了解雨臣刚刚的局面。这哪能是个吃亏的主啊?解雨臣仍然望着他,黑瞎子想了想就笑,微微偏头把侧脸凑到解雨臣唇边。“来,想不想赚点回来?”


.
可能会有的tbc可能会有的车.

评论(3)

热度(71)

  1. 喵喵喵是抖森的小老婆川三 转载了此文字
    来源:川三
  2. 璃墨川三 转载了此文字
    啊好甜求后续!(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