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三

web:川川湖海的怪

新年

/烤烧烤/日常段子/
/新年快乐/

计划要烧烤,小花还特地买了两包棉花糖,说是被秀秀安利的,要让我们知道烤化到一定程度的棉花糖有多么好吃。
去年移栽了几颗橘子树在后院,黑瞎子花了半天时间把地方清理出来,在两棵树间搭了个吊床。闷油瓶修剪枝叶,和他配合默契。胖子对打洞兴趣颇深,也是老手了,一铲子下去直呼不过瘾,最后是我把太深的坑给填好的,田埂上三面临土,一面开口的土灶台,我砌了几块砖上去,把借来的烤架摆在一边,开始生火。

特殊的日子。也算是春天的开场,明天就是年关,小花竟也没说要回去,也是,回去无非是推杯换盏,大北京跑一趟一趟的局,以小花现在的状态,恐怕连走过场也是身心俱倦,于是干干脆脆放了话,借故逃了繁琐的年,等再过些日子专程拜访几个尊敬的老辈子就妥了。他自己一直也因为这个决定心情很舒畅。黑瞎子也呆在雨村,在人身前身后忙,两人不见面的时段用一个手指就能数出来。

黑瞎子非往道上说今年是自己本命年。到处收了一些不实用、有价无市的珠宝护身。理由是胖子在雷城顺利得过头,焦老板屁事没算出来,成为全程最安全的一个人说不定是因为胖子身上常年戴的护身符。胖子借势自吹自擂,继续他的倒手事业。想来想去,本着宁可信其有的态度——实际上也是闲的,小花迷迷糊糊地被带上项链,手链,当发现黑瞎子脚链也要给他系上的时候。

小花怒道,“我这个星座和生肖是不适合戴这些的。”老人常说的玄妙里,戴上手链项链,某种意义上也是被栓起来了,故跟有些野兽沾边的要避免。

两人佛系养蛙已久,和平惯了,甚至拉了同为老人的闷油瓶评理,最终黑瞎子败诉,小花让步。保留了手链,黑瞎子依旧乐悠悠地上网找了视频教程,把另外两块小东西串到同一根手链上去。此时小花戴着的那根松松的红绳手链,跟着他加碳火的动作欢快的一抖一抖。

菜和调料都放在田埂上,一来装备不完备,二来我们家实在也没有几亩地,我好心把蜷着大长腿蹲成一团在地上削土豆的黑瞎子叫起来。没想到下一秒生火的主力队员小花就被隔空揽走,哄到了吊床上去歇息。
就在此时,正在闲逛的鸡得了个空档,黑瞎子前脚一走,点头装模作样啄青菜根的母鸡锐身疾行,瞬间往敞放的盆里一抬头,叼走了一个圆圆的粉心棉花糖。
闷油瓶切菜的手顿了顿,其余包括我在内的四人头上皆是惊叹号,目瞪口呆。
母鸡在另一边的树下把棉花糖放下,又啄,好像是不好下口。另一只鸡飞身前往,只见它叼起到手的食物就跑。黑瞎子一个箭步赶鸡进笼,没有成功,一时间鸡飞瞎跳,鸡毛穗草遍地。
说不定黑瞎子记性比小哥好,今年真的是他本命年。

“精彩,真他妈精彩。”胖子在旁边拍手,他刚捞完缸里洗过的白菜叶,水都飞溅到我脸上。
我感觉黑瞎子又要以一声喟然长叹作结——你们家的鸡啊……这段时间他老是这样说,以各种理由挤兑我们家鸡,神情忧愁得彷佛下一秒就要往口袋里摸出一支烟来似的。
最终以闷油瓶为首的村委积极护鸡分子放鸡自由,之后又不可避免的被叼走几个棉花糖和小胡豆。黑瞎子占据吊床,已经完全不理不睬了。我烤的肉得到众人首肯,小花倾情安利的烤棉花糖也得到称赞,五个大老爷们儿居然吃完了两包棉花糖。

噢,其实今天还是情人节。我看到小花房间窗台上玻璃瓶里养着的蒲公英真是五味杂陈。

农村里天黑得很早,十分安静。小花一挥手写了几幅春联,我在给挂灯笼的胖子扶椅子。偶然听到门外面几声不明显的碰撞声,斜着脑袋望了望,好像是闷油瓶和黑瞎子在用武力争论到底是贴我写的春联还是小花写的。

.

评论(6)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