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三

web:川川湖海的怪

/黑花/日常段子/
/甜一甜/

年轻的当家在恶劣情况下的焦躁又轰轰烈烈席卷,把自己额间逼出些冷汗。解雨臣咬牙,决定自己去。
山间大雪,傍晚时分,依旧有思路未解,错综复杂。解雨臣着一件鲜亮的冲锋衣,立在山坡上。

黑瞎子悉听命令,地方不偏,只是人心难测。思路通透后应当游刃有余。想了想,把还在犯愁的人拉到身边。“给你看个东西。”

接着手在口袋里动了动,东西啪啪一截一截在手指折叠下发出脆响。出其不意的举到人跟前晃了晃。

“过期的荧光棒?”解雨臣颇为嫌弃。

“还没变亮,是红色的。”黑瞎子朝他露出个大大的笑脸。说完把人手腕从袖子里刨出来,解雨臣更为嫌弃的皱眉,“凉。”此时荧光棒已经被折成一个圈扣好在手腕上。像是达成某种协定,也悠悠然的亮起来,是那种演唱会的迷之光亮。
黑瞎子笑嘻嘻的凑过去在他的脸颊上碰了一下,亲了他。“现在去吧,我一会儿处理完事情,就到半路上来找你。”

.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