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三

web:川川湖海的怪

/黑花/日常瞎写段子/

“我再也不会对你生气了。”

解雨臣首先松了口。白色烟雾就穿过大打开的家装玻璃门飘到了风里。
傍晚掺着琥珀和深蓝留下在他们身上的印记。勾边,轮廓,从的背后侵袭带来的温度比一阵香还要长久。闻惯了的香薰,还没有习惯的光线柔度——今天原本是个晴天,云层里应该多少留些暗橙色。
于是这缕妥协,变得越来越不像妥协本身。一丝泄漏的烟火从地底下冒出来,从灰烬中散出来,让人分不清那是灰烬本身还是过度残存的冷烟的幻觉。

这才像终于沟通了屋内与阳台的两层空间,将黑瞎子盖在眼皮底下的瞳孔扭转过来。后者接着费力睁了下疲倦的眼睛,感受到眼帘之间的粘腻,浅浅的朝沙发上的背影落下一个狭长的开合。
一切犹如水墨画,被他捕获在眼中,又比上一次睁眼丢失了太多细节,他开始找不到解雨臣面孔上的表情。
一切靠听是找不到最终答案的。神经在试着打翻身仗,事实上他已经没有什么有意思的想法了。
毕竟笑容管控不了内心。

“也再没有秘密了。”

直了直身子,解雨臣接着说。
旋即把烟送进烟灰缸里。这葬礼他和他各刨土一半,他看着烟屁股乖乖儿躺进去,给自个儿裹了一身灰,就笑了。
借着窗外的微光,绕过茶几往屋里走,地板干净,折着不均匀的光亮。越往里走就越黑暗了,摸到把手,他顿了顿。
反手关门,落锁。

我确定我再也不会爱你。

/晚安/
.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