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三

web:川川湖海的怪


/黑花/
/瞎写/小段子/

一个人丧心病狂,无法无天,他该如何自我反省呢。或许在途中就根本没有通过自身的建设而努力摆脱一些丧气。因为过于漫长的时光流逝中往前撞到一些东西,所以有了瞬间的通透和彻悟。
他原本是这样想的。
所以当对面的小姑娘把一束花塞到他怀里,睁着眼睛笑嘻嘻的说出,“你是真的很好。”他反倒愣住了,然后无所谓的勾了勾嘴角。习惯了换景时后台的绝对黑暗,从舞台上漏出的灯光对他来说也过于亮了。

他用手遮了一下,答应,想到怪不得解雨臣让他空闲时都乖乖呆在边上。
驱车回家,解雨臣的今晚收到的花和礼物两个人都不太能抱得下,他突然问,“我好吗?解雨臣。”

解雨臣疑惑地从花丛层层叠叠的粉色包装袋里歪出头来看他。一般情况下的招呼,不应该是问,你好吗?

“你觉得我好吗?”他见状笑了一声,补充道。

“当然不好。”
解雨臣果断的把头扭了回去,准备用手里的钥匙开门,就被黑瞎子张开双臂从后背抱住了,满怀的花松松的压在他后背上。

于是他放心的点了点头,在解雨臣颈窝里来回蹭,“我知道,所以只有你会喜欢。我要的那种喜欢。这样就很好。”

“别动,一会儿花都掉地上散了。”

fin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