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三

web:川川湖海的怪

/黑花/

解雨臣的腰挺拔而硬朗,被包裹在价值不菲的西装之下竟多出了抹危险而庄重的意味,却在短于一眨眼的时间堪堪被他隔空捉住往身上一拉就没什么悬念似地贴住了自己微微起伏的小腹。一弯笑意一旦随着手里的红酒杯毫无顾忌地倾斜就难免被捕捉个干净透彻。
当然他也没想藏,大大方方地顺手放下酒杯,把人往空旷处带了带。垂眸看见解雨臣睫毛似光下重重叠叠的飞影似的晃动,接着秀气的眉头一紧。

知觉该收敛几分,手指拂过对方的衣料,巧力牢牢扣住手臂。一边虎牙扣住下唇内里的柔软滑落至骨架完美的结构,轻易地止住了这个过分绵长的笑。

“我不会跳女步。”

解雨臣微醺的脸抬起,眼神灼灼地凝视着他,用不大却足以使两人听清的声音说道。比起这个,他反而被他脖颈动作时弯曲的弧度所吸引,平滑珍玉般的凸起喉结和经络布在白皙的肌肤上。
余光再瞄上一眼他可能就会控制不住的想要像野兽一样咬上去磨牙似的用牙尖顺着结构细细摩擦啃咬。

“我跳,”语调轻松洒脱,而他仍坚持说服自己忽略对方那些充满防备的紧张而犀利的预备动作,并更具气势地回望着他,他礼貌的引着对方的手放在自己的腰上,染着些玩味的眼神却是想要把人里里外外吃透啃尽。

“揽紧了。”

他最终还是报以一个微笑。在角落里缓慢地带着人倾斜寻找合适的角度,每个他的身型笼罩进自己的阴影之下的瞬间都能让他找到莫名的兴奋感,明明是掠过两人的光影,更像不可抗的黑暗杂乱无章地侵袭在心里,盘踞着神经生长。
他脑海中有一瞬已经错觉自己将人推压在墙上,自己的阴影完完全全的笼罩了他,盖住了他的一切。只剩下想当然的侵占和畅然。这个失神瞬间,解雨臣意外地听话往他身上凑了凑,单手揽紧了他的腰,手指真像疼爱一位娇美闺秀似的饱含着温柔地抚过他的背阔肌,隔着带有温度的衬衣褶皱往上升。



.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