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三

web:川川湖海的怪

#黑花#
就近在土楼修养,几日后安排出发,解雨臣倒是专业医疗队伍都有配备,伙计基本没怎么折,他也放心了,不然要是死几个人,给他们的赔偿又是一笔大数目。只是吴邪一通折腾从喊泉出来之后肺伤得有些重,他叫了直升飞机来接,就这个点到。
“你打算怎么收尾?”黑瞎子就是再被贫穷限制想象力,也看得出此次解雨臣的手笔大到何种程度。

“钱有是有。”解雨臣看了他一眼,把他手里的烟拿过来在手里转了转,看他憋得厉害,重新塞到他嘴里,把打火机收走点着玩。“就是周转不过来,得先赊着账。”

这群人只有一半是解家的人,带出来的好手又分为一半,解家毕竟需要人留下来守宅,北京最近是多事之秋,他还没忙完那头就倾其所有过来一趟,好多事情恐怕都成了变数。
那人钱,给人卖命。道上的事情,很多时候因钱而起,也因钱散伙,解家家底殷实实在让人不可测,但一旦要结账拿不出视线讲好的价,难保不会翻脸。
目前的情况他能想到,外面那群人估计不会想不到。黑瞎子佯装叹了口气,“要是打起来,劳烦小九爷跑的时候扶着我点。”
解雨臣嗤笑了一声,按着他的肩把他按回床上躺好。黑瞎子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放一百个心。”

——————————
他看着解雨臣坐在他床边,拿出了一个小盒子拆开,又拆开一个小袋子,把薄薄的东西展开。躺在他旁边举着手机玩。
“妈的老子终于有时间敷面膜了。”
“……”

/晚安/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