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三

web:川川湖海的怪

#黑花#
/异化前期/
/fine丧失记/

解雨臣下午再看到他的时候,男人干干净净睡在一片白净里,散乱的头发已经被修得整整齐齐,比前几天刚刚找到时候的样子要精神了好几倍。他定了定心神走近他,只见躺在病床上的人偏头朝他露出一个笑。

“忘记跟着吩咐了,”眼神相接的瞬间解雨臣也笑了,“你从来没剪过这么短的头发吧…?”

“小兔崽子,正想骂你呢。”

黑瞎子缩在洁白被子里的身子动了动,撑着软床垫坐起来。打着点滴的手臂有些酸软,一弯将手搁在一块枕头上。

解雨臣按着机关把半边床斜起来,笑嘻嘻地来回摸他毛茸茸的头顶。
“最近寸头都流行侧剃几条杠,我明天叫师傅过来给你剃点,剃完黑爷你还是最帅气最闪亮的星。”

黑瞎子痞痞地啧了一声,然后就歪着头问,“你不是来接我出院的?”

“我要去格尔木疗养院一趟,”眼看着要闹脾气,解雨臣替他推了推墨镜,明显之前已经想好了不瞒他,“回来之前,你都得呆这儿。”

“那儿没留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
“我知道。有没有提醒我不要碰的私物…比如战乱年代小姑娘给你写的相思信什么的?”

“没有。”他心里大概知道出了什么状况了,自己在那个墓呆了这么久,很大几率会重蹈那几人的覆辙,解雨臣不遮不掩,还来知会他一声,已经不是劝不劝得住的问题了。只能静静又补充了一句,“不安全的东西不要碰。”

又说了几句有的没的,中途解雨臣接了几个电话,好一会儿,才跟他说要去赶飞机,怕堵。
“你想要什么,跟他说,买。”解雨臣指了指旁边墙上挂着的负责人的名字牌,轻轻给他卷了卷被子角。

黑瞎子看了他一会儿,单手揽过他的背,解雨臣见状把他拉进怀里,突然收紧了手臂,“别怕。”把他的脑袋锁在他的肩上,用气音嗫嚅地安慰道。
黑瞎子慢慢把下巴搁在他肩上,眼睛皱了皱就闭起来,眼角垂下去,贪念地呼吸他身上的味道,倒是温柔笑了一下。

“小九爷,说笑了。”

/持续迷恋护瞎的大花/
.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