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三

web:川川湖海的怪


没头没尾n

“啧,小少爷会照顾人啦。”
“是啊。”解雨臣把一条柔软的白毛巾展开,笑了一下让黑瞎子坐好。轻声嘟囔补了一句,“照顾你。”

盛着热水的盆子放在一个圆形铁艺的小架子上,解雨臣试了试水温,指尖一下一下戳着毛巾让它润湿。水温很高,手掌被水蒸气染得通红,淹没触碰的地方更加充血刺痛。
黑瞎子安静下来,整个瘫软陷在一旁的小沙发上,后脑勺枕着垫子,微眯着双眼望着暗处不知道在想什么,两只手上血管有些僵立,几条创口贴遮掩着斑斑点点的针眼。突然听见解雨臣嘶的倒抽了一口气,刚刚拧成一长条的厚毛巾从高处重新落回水里,不仅溅起朵朵水花,还差点把整个盆子打翻。

黑瞎子手快地给救起来扶正了。空气再度安静,突然意识到解雨臣在确认他的眼睛的时候,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
现在解雨臣每天三遍换着法子确认他的眼睛还好,如果真的出了严重状况,根本瞒不住。
“烫着了?”他伸出手想查看解雨臣的伤势,但对方并没有意料之中的把手放在他手里,突然尴尬地定在空中。
眼前一片烟雾般的模糊,连色彩也被墨镜过滤。解雨臣一动不动的话他完全分不清哪里是哪里,更别说其他的了。他笑了一下,假装自然慢慢抽回手,躺回沙发上。“别敷了,我睡一会儿,养精蓄锐,晚上干你。”

解雨臣甩了甩手上的水珠,往里面兑了一点冷水,快速拧干毛巾,在黑瞎子面前张开腿爬上沙发跪在他两边,看着黑瞎子微微错愣的表情,有些得意的贴进他的胸膛,跨坐在他微微打开的大腿上,慢条斯理地把毛巾叠做一个长方形,把他的墨镜往上拉了拉。

“你想不想现在就干我?”

温润细腻的触感,湿软的蒸汽锁在他双眼。眼前漆黑一团却异常的安稳。
他性感的喉结滚动了一下,抬了一只手把解雨臣纤细的手腕握住。解雨臣低头看看他手上的针眼和沟壑,有些心疼的收回目光,问,“明天还要滴一轮?”

“小祖宗你自己安排的…”黑瞎子无奈的笑了,露出牙齿,“我还不得受着?”

“嗯,那你受着。”他点点头。

解雨臣的手机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弹微信消息,黑瞎子笑嘻嘻拽了他几下,怕他又问,说,“好了,解当家,我放你去日理万机。”想让这小孩子从自己身上下去,没想到解雨臣打定了主意,现在双手搂着他的脖子舔上他的耳垂。

相贴相悦,直蹭得他火烧火燎氧到心里。
揽住解雨臣的腰拉近,轻轻用嘴皮吮吸凑过来索吻的人,偏头,转换,一下一下发出动人的水声。

冷掉的毛巾从眼睛上滑落,有些懊悔地推开人,声音有些不易察觉的着急,“别诱惑我,小心干死你。”

“是不是…眼睛看不见。”

黑瞎子愣了愣,感觉爱人的亲吻落在他的眼角,条件反射的闭上眼睛。
“黄昏的时候眼睛确实不好…多久的事了,你知道的。”

解雨臣抿唇想了想,终于离开了他,过了一会儿听见手机落在皮质沙发上的声音。
解雨臣抓着他的手臂揽在自己肩上,要把他扶起来。
“我自己能走。”
“带我去哪儿?”

瞎了,治好了,就是我的了。

“让你精尽人亡。”解雨臣偏头一笑,黑瞎子听见步子都慢了半拍,小孩子太难搞了…

“知道你睡了一天了睡不着,我给你讲故事。”
把黑瞎子扔在床上,解雨臣小孩般开心得笑,瞄了一眼旁边的史卢比漫画,觉得不合适,最终还是在黑瞎子一脸不明所以的表情下拿了起来。
给他描述里面的内容。

“……”
“解雨臣?”
“我知道史卢比长什么样,也看过漫画分镜是什么样子……我说…你不用把它的排列技巧和线条粗细长短描述给我…”

你对我的眼睛有什么误解…?

“?”
“是是是…小祖宗讲故事,我当然得听着…”


end.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