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三

web:川川湖海的怪

Shringara(爱悦/美艳)

/治愈向/#黑花#
/之前说的人生九味梗一/
/Shringara(爱悦/美艳)
/只要一想到彼此是好朋友这件事,就可以笑了 来自白桦与红霞/
/今天最喜欢的耳钉掉了一只产物/蓝瘦

那时候解雨臣是有耳洞的。
至于那时候是哪时候,他也说不上来。
也许就是解雨臣微微一笑就能谈成一笔不小的生意的时候。
刚学会开车就把黑瞎子绑在副驾驶座带他去绕弯的时候。
周末被黑瞎子拉着去靶场,在旁边咬着吸管看黑瞎子每一枪都顺时针精准地打到十环上的时候。
顺时针是打不过黑瞎子,他有时候按逆时针打,倒也比他差不了几秒。
两人戏称他们就这样。按圆规行进是永远遇不到的,总得一方突然反回来,好在他们是同一种人,不然谁知道命运的回轮哪一条点线面才是反面?
当然这些话过于矫情,黑瞎子有时候是个不认哲理百无禁忌的人。他也只是在他们喝着啤酒看着玻璃窗上彼此的倒影时。无心这样说,只用他的方式把话说一半。

解雨臣猜不到。
那是什么样的岁月。年少时该是同等的充满爱悦。于黑瞎子而言,笑其实是极简单极寻常的,甚至都不需要一个缠绵的湿吻或者意味深长的对视。只要一想到彼此是好朋友这件事,就可以笑了。 ​​

这笑羽毛般轻盈落下来,给解雨臣轻轻罩上一层烟火气。

打了耳洞带着一枚银耳钉,涂酒精之后从梳妆台走出来破天荒地问黑瞎子好不好看,后者喉结滚动了一下,失笑道,“需要有个好闺蜜陪你去挑耳钉吗?”

解雨臣直接抬手从面门上往后撩拨了一下额头上的碎发,青丝在指间穿梭,有一些又斜着垂下来。他无视黑瞎子这明明白白的邀请,一脸倦意地把桌子上堆了几层的文件收了收。手边是磊得高高的砖头书,属于黑瞎子的理性研究。
解雨臣又不理人了,黑瞎子有点摸不着头脑,就在一旁悄悄的踱步到桌旁,把窗帘拉开,让阳光透过来。借由把手撑在圆桌上。

解雨臣的动作慢下来,迎着窗的那半边脸被天光晃得发着一层温柔的白。睫毛闪了闪,浮光掠影般地在黑瞎子心头飞过一串蝴蝶。

“真好看。”

解雨臣一抬头,黑瞎子笑盈盈地看着他。
他完全置身于背光的阴影中,周围被镀上一层岁月慢腾腾意味浓厚的绒光。
倒是很真挚的意思。

他伸出食指直直的在黑瞎子鼻尖上蹭了蹭,露出一个狡黠的笑。
黑瞎子搂住他的脖子把下巴拉到自己胸膛,隔着小圆桌,解雨臣斜着身子几乎站不住,双手都挂在对方肩上。

踮着脚把下巴也往他肩上搁,衣领被动作卷起来蹭得他的脸稍稍一红。
自己还在缓慢地长身体,黑瞎子已经是个有着宽厚怀抱的成年男人了。他朝解雨臣那边斜了一些,笑着把人托稳,低下头舔了舔他戴着小耳钉的耳垂。
“我这样咬你,会痛吗?”
解雨臣感觉男人灵巧的舌头把小耳钉转了一圈圈。像被三十六度的温度挟持,还有些不想离开这湿湿软软的温柔触碰。
“不会。”他心里笑他傻,把气息呼在他的脖颈。

解雨臣是美的。任何事都不会打扰他的美。他只要在他三米内,任何事都不会打扰他对他美的爱悦。黑瞎子清楚这一点的时候。他已经会熟练的把解雨臣的账本归类放好。
但他还是找不到。黑瞎子就过来帮他翻来覆去的理,抽出来放在他面前,再乘机偷偷啄他一口。

那时候是哪时候,似乎并不重要。解雨臣现在没有耳洞和之前的有耳洞,于他而言也没有什么关系。
有时候会觉得耳钉折射的光环会打扰那人眼里的亮光。
它一点点在灭,却在黑瞎子心里一点点升腾。

搂过旁边的人,想吻他的眼睛。
下一秒被人用一打合同文件一巴掌糊在脑门上,黑瞎子摸了摸有些冒头的胡渣,有些委屈地卷了卷身上的小毯子,继续趴回桌子上,抬眼着看解雨臣。
那人在暖灯下安静地浏览着文字,有时候戳一戳,或者行云流水地签下自己的名字。眼皮都没合一下。
黑瞎子看了一会儿,就摸过墨镜戴上。解雨臣这时有些好笑地转头看着他,伸手把他的墨镜拉下来放在桌上,一颗毛茸茸的头给按回叠着的胳膊弯里,顺毛般地揉了揉。

/晚安/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