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三

web:川川湖海的怪

下地后

/天上掉下个解雨臣/盲冢/
/ooc/
/日常自己的瞎哥自己虐/

四下仍很静,双眼被泼了油漆似的一丝一毫都看不到。
黑瞎子不知道自己困在这里躺着保持体力的时候为什么会有个活物掉到自己身上。
当他迟顿地翻身去擒那个“东西”的时候,早已被瞬间扎进大腿的金属物疼出一声冷汗。
这一下他真的认为自己死定了。
“我…”
一交手黑瞎子更加确信身上是个人,出声之后身上极度紧张的人明显缓了过来,胡乱按在他胸腔上的手也柔了下来,脱力地俯在他身上小声的喘着气。
这不仅是个人,还是解雨臣。

黑瞎子呼吸一紧,他掉下来完全没有声音。恐怕是自己神志已经不清了。正要有所动作,身上的人带着疑惑的声音唤了声瞎子。
“是我。”
哪怕是幻觉也算了。
有一只手摸过来,换了好几个角度试图堵住他腿上的伤口。
是了。黑瞎子安下心来。怪物不会看不见,更不会帮他堵伤口。他还没死。

解雨臣听到四周稀稀疏疏的声响,正要思考,就感觉怀里的人一僵,下一秒整个被翻过来按在“地上”。黑瞎子的呼吸在他头顶。他被黑瞎子护住,正要问,就听见头顶一声痛苦的闷哼。
解雨臣挣开被束在胸前的手就环着那人的脖子摸了一把,粘稠的冷汗裹着冰凉的皮肤让他有些心疼。
“没事的,这只是这植物的防卫方式,不动的话,一会儿就好了。”顿了顿,又说,“你要是过意不去,就亲亲我好啦。”
解雨臣明白了,结合他之前的分析,他们所处的地方是水下另一层空间,这里的植物像捕蝇草般的存在,一个个藤蔓植物编织起来的袋子密集的组织起来。他掉下来的时候惊动了这些藤蔓。黑瞎子恐怕之前已经受过一次攻击了。

看不见那人的表情,只是听着人轻松的尾调,嘴角不自觉地弯了一下。
听话的搂过那人的脖颈,细细地吻着,伸出舌头舔舐。这讨好的举动换来男人更重的喘息,把他搂得更紧,在他光洁的额头上留下一串酥酥麻麻的湿吻。
“咬我,咬重一点。”
黑瞎子有些受不了。说话之间,解雨臣感觉已经有藤蔓缠上他的脚踝和他护着黑瞎子的胳膊上。
疼得咬牙切齿,一口咬在黑瞎子的锁骨上。
真尼玛疼,可能是太久没下地了。他同时怀疑这个人是怎么忍下来的。
彼此分散注意力,倒躺了没多久,痛感就消失了。黑瞎子在寂静中再次出声。
“你别睡,跟我说说话。”
“……”
见压低的说话声没有刺激到那些藤蔓,解雨臣才缓缓开口,“张起灵呢?”
“下面一层。”
解雨臣沉默,刚刚这动静,张起灵可能躺在下面全部听了一遍。
“说说有没有想我?”

“这里怎么回事。”解雨臣试图转移话题。

“或者说说上一次…我是怎么操/你的。”
解雨臣拉下脸,在那人腿伤上用力按了一下作为警告。“闭嘴,你很烦。”
黑瞎子不出声了,像是思考良久之后,拉过身下的人,胡乱在他鼻尖留下一个吻。

/晚安/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