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三

web:川川湖海的怪

生贺/过去式

#黑花##解雨臣1003生日快乐#
warming/ occ/
他和他的第五年零九个月/Germany

德国十月份的天气还是凉得很,卷着湿润的海风洗刷过的葡萄园的旧藤。淅淅沥沥的小雨在酒庄留学生们的派对开始之前已经停了。肯定没有人知道今天是解雨臣生日,不然刚才舞台上大闹着玩游戏的时候已经将人拖上去了。

“小祖宗啊……”
黑瞎子无奈地笑着用两只手去扳他握着酒瓶的手指。随后他也只是扣着少年微凉的手指。
他知道解雨臣难得会允许自己像今天一样喝得迷迷糊糊的,他不想扰了他的兴致。

但他已经不想让他再喝了。

少年的酒量比他想象中的要好。他用脚挪了挪他们小圆桌下的酒瓶。就把人拉了出去。
月光清冽透亮。接近散场,年轻人们三三两两懒散在庄园里。黑瞎子拉着解雨臣,暂时性地踌躇起来。

“可别错过星期一的零点零分,也就是明天的凌晨。”
今早一觉睡到自然醒的黑瞎子脑海里一直有个声音在转,来的时候他在路上走着,脑袋被风吹得清醒却始终没有线索。到了酒庄才想起,明天是解雨臣的生日。他之前不小心看到了解雨臣的身份证,就记下了几个数字,国庆后两天,忘都忘不掉。
所以连礼物都没有准备。他看了眼旁边的解雨臣,想着也不用了。
这可怎么给这位少爷过生日。
他自己向来是不过生日的,他们这几年见得频繁。但也不知道解雨臣过不过。

解雨臣只觉得男人刚刚还咬着吸管撑着头看他,现在突然就拉他站着路中央,地上白白的一片月光,让他误以为自己站在雪地里。
解雨臣把手掌缩在过长的袖子里,搓着脸,嘟着嘴笑,“……这究竟是哪儿?”

小束小束的烟花燃起来的时候,解雨臣要抱着黑瞎子唱歌。他咿咿呀呀的,唱的好像是异国的圣曲,最后咕噜咕噜的变成了京剧的一声余韵。
男人无奈地让他挂在身上,知道解雨臣是冷着了,自己也只有一件单衣,就伸长手臂抱着他。竟然没有任何反抗,此刻解雨臣像一个什么毛绒玩具似的被他握在手心。
“还在酒庄。”
黑瞎子觉得这真是童话里的场景呀,有烟花和酒,有醉醺醺抱着他的小美人。
他不信。
男人笑声柔柔,“我是真的没骗你啊。”
他现在对解雨臣的过度热情有点不知所措。
“不过现在我们得走了。”
他想了想,等他醒来一定要告诉他以后不许再喝醉,特别是他不在的时候。喝醉的解雨臣有点像萤火虫,哪里温暖往哪里去。就圈住他把下巴搁在他头上,问道,“你知道我是谁?”
“黑瞎子……黑的…”
男人满意的点点头。“瞎子。”
“你他…的到底叫什么……”

“你好好想想。”
解雨臣偏头。惺忪的眼一睁,就看见男人充满期待的神情,刚刚的低头让墨镜几乎要滑落到鼻尖上。一抹暖灯映在他眼里折着透亮的光辉,他那温暖的气息扑上他的面颊。



碎碎念:
之前想写黑花哥俩好一起颠/喝醉之后嘛…还是没写出感觉来orz还有一版现在正常时间线的生日,要是凌晨能写出来就发。

为什么在德国的酒庄呢~黑瞎子在院子里种了葡萄是吧哇哈哈哈//
祝花爷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