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三

web:川川湖海的怪

光给老子收一收(3)

《光给老子收一收》全三段小短篇。
/迷恋护瞎的大花/我自己的瞎哥我自己虐/第二章虐花爷预警/强强/捂眼play(并不是)/[心]#黑花# ​​​




他想起他跟他说你可以去我解家住着,谁动你我让他有去无回。
他是认真的。
黑瞎子却丝毫不正经,吐出的字像打保龄球一样让他本来就不自信的设想哗哗地倒。
电梯里说不上几句话,笑着看他,那杀来解家的人都快成一个复仇者联盟了,直接带炸药来了。你最近事情多,不要节外生枝。让想扳倒解家的某些人捡了时机。是这个道理。何况家族被渗透得厉害,瞎子住着也不是绝对的安全。

把人抱到安全的地方,一路上虽然是他搂着解雨臣,但大部分是解雨臣在领着他,两个人互相拖着上楼梯。
黑瞎子关上门就把人压在门口,俯身去亲他,他吻在他的侧脸颊上,光滑流汗的皮肤滋味还是那么好。不留一口喘气的机会就霸道的捧着他的脸准确的吻上唇。气息纷乱而攻势猛烈。
解雨臣伸出舌尖轻轻回应安抚他,一手就拂着他的眼睛,问他有没有事。
他刚刚在短时间里撕了块衬衣布把眼睛蒙住,扎了个死结在后脑勺上。头发也随之被掀起,乱得像一只兽,
“解雨臣,我后悔了。”
他的心绪也很乱,只能用力抱着解雨臣,觉得全身酸痛得要散架,但这痛感给了他无限的安慰。
现在他发现解雨臣比他想象中更加爱他。
他现在却要拉着他一起把事情抗下来。可是这样的爱引来了最坏的结局,他扛过的,解雨臣在他身后再扛一遍。
还不如一开始就抱着彼此共渡的心态。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他是后悔没有听他的。可是他舍不得。
他甚至想,如果他出了事,解雨臣只是心痛一下就算了。那该多好。

黑瞎子才想起解雨臣的小腿还在流血。
他自己衬衫的侧面已经被他撕开一条宽口用来包眼睛了,他索性把衣服整个脱下来,撕开两个袖口就要给解雨臣包扎伤口。
两人挪了挪位置,解雨臣离开刚刚坐热乎的地板有些不适,仗着瞎子看不见,也就不管了,面对着他拉着一边的腿盘起来,用手托着受伤的腿伸到他面前。
“你在诱惑我。”
黑瞎子笑着,动作带动了流动的空气,他大概能猜出解雨臣的姿势和位置,垂手轻捏解雨臣的小腿,又怕不小心碰到解雨臣的伤口,动作极小心。
现在他们的话题又那么敏感,解雨臣也不说什么放开我自己来扎的话了,乖乖伸着腿任他摸索着,虽然眼睛看不见,手还是极稳又熟练地绑住伤口下方。比以前痛点,没过多久,血就止住。

“别笑了。”
中途解雨臣对他说。他真是不习惯医生在救死扶伤的时候还带着欢迎下次再来的欢喜。
“解家收拾现场能力还不错,今晚我就呆这里了。”他故作轻松。
“呆什么呆,跟我回家。” 爷养你。解雨臣瞪了他一眼,想到他看不见,就加重了语气,装凶的说。他来的时候就想过不会再迁就着他了。这个人再不肯就打晕了用麻袋装回去。
他心里一阵明灭。没想到下一秒黑瞎子会轻笑一下答应他。

得到满意答案的解雨臣在月光下举起两只手抱住眼前那颗头,指尖穿过黑瞎子的头发。如果黑瞎子现在是什么怪兽的话,他就像揪着他头上两只毛茸茸的耳朵。
解雨臣嗤笑,“知道怕了?”
“嗯,怕了。我就带了两件衣服。你上次把我衣服穿走了,这条又给你包腿了,你看着办?”
解雨臣笑。就把他的头拉到自己面前,主动隔着布料蹭了蹭他的眼睛。
黑瞎子感觉那片柔软像一片羽毛一样拂过,他眼里仿佛又出现了十五年前走近霍家大院的场景。他透过枝繁叶茂的海棠花枝,看见远方石桌前有个人歪着头看他。
他有时候见的人多了,一天要解释好几遍自己的墨镜。解雨臣什么也没问,走的时候给人捎了一小盒明目补药。用清清淡淡的处世眼光看他。他用一个笑回他。反倒从中看出点狡黠的气息,绝非讨好。
说不上来,是有最怕人世间,一回眸,便念念不忘,念念不忘。

end.


最后(番外):姓耿的被解雨臣打包回解家,挖了眼睛。这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黑瞎子连踹了他肚子踹得人吐了三天水差点把肠子吐出来。
两位老板没有人性的举动传出来,比胖子什么话都管用。
明面上来闹事的人几乎没有了。解雨臣偶尔回到家还会和瞎子叨磕,肌肉的记忆是不会变的,黑瞎子还能一手拉着欢快的满江红一边用嘴接解雨臣给他剥的花生,还能一边逗解雨臣开心。
解老板觉得这真是今年最稳赚不赔的生意。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