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三

web:川川湖海的怪

光给老子收一收(2)

《光给老子收一收》全三段小短篇。
/迷恋护瞎的大花/我自己的瞎哥我自己虐/第二章虐花爷预警/强强/捂眼play(并不是)/[心]#黑花# ​​​



灯光弱了一点。
他所在的方位完全被照亮,所有的行动都暴露在敌方视线内。此刻在黑暗里完全成为了靶子。但他没有办法,能拖住一点时间是一点。右腿上的伤已经比先前要痛,好在他是在跑动中被击中,又被黑瞎子拽着,应该没有伤及动脉。
尽管他可以在肉搏下独善其身,可是现在他和瞎子被枪指着,硬闯谁也难逃一劫。

那人比他高一些,毫不忌惮地走近了他,精干的身形笼成一团阴影。散发着很不好对付的压力。
“呵,耿总,您还有货压在我这儿呢。”看清来人的脸,解雨臣笑了一声,微微别过脸,划开一道笑容。“耿总的债不用还了,买瞎子一条命。”
如何?
解雨臣刚想挑眉询问,就被人朝着肚子踢了一脚。硬生生接下,跟着脚一软就瘫在地上。一只大手粗暴地揪住额前的头发往墙上撞过去。一时间只觉得脑内震荡得厉害,微弱的弹力下又被瞬间压到墙上。
耿总另一只拿着电筒的手几乎贴着他的脸照过来,仓促之下他闭着眼睛,肌肤在冷色灯光下雪白,在眼睛下方投下纤细恍惚的投影,细长的睫毛在风中微微发颤似的。
“杀了你,债不也不用还了?”
姓耿的也不傻,今晚已经把人打成这样,先不说这个瞎子对解家有什么利用价值肯让解雨臣这样护着他,就凭刚刚解雨臣中的那一枪。事后他的势力多多少少也是会被解家暗地里收拾干净。
耿总嘿嘿笑了几声,冰凉的金属手电划过他的喉结、锁骨、挑开他的衬衣领子。解雨臣不自觉地抽了一口气,手已经在身后碰到了只是空壳的枪柄,又没有握紧,手背撑在旁边的墙壁上。
光线的远离使他再次得到空隙睁开眼睛的他暗暗笑了一下,视线一片空白还没有恢复聚焦,原来黑瞎子不戴墨镜就是这种感觉吗。
“当家的带走了,解家还会不买账吗?”
解雨臣突然忍不住哼了一口气。那手电竟然伸进他的衬衣里,细小的金属圆弧边缘狠狠地碾过胸前那一点。头被压到垂下,他这下清晰地看到那手电还亮着光,穿透他粉色的衬衣,把周围染上一层诱惑的粉色淡粉。
他没动,像是在等着什么。只是眼睛又红了些,往黑瞎子的方向看了一眼。
耿总狂笑着,“我突然觉得我对小九爷你这身子比对那瞎子感兴……”
他还没笑完,身后一个伙计就被生生爆头。解雨臣从背包侧面飞快地扯出手枪,毫不犹豫地劈向金总额头,把眼前发愣的人敲倒在地。
对面传来三声枪响,黑瞎子在骂人。他先前已经踹倒了一个人,把他的手枪顺过来就胡乱开枪,也许是他运气好,面前的几个人都负了伤,巷子又窄,一时间竟没有人往前。
解雨臣被按在墙上刚刚抬眼的瞬间就恍惚看到对面楼上的灯火,这一片都是废弃还未开发的旧宅区,没理由会有别人的行迹。也亏得解雨臣坐在地上的角度才正好能看到高处,刚刚那爆头的一枪就是信号。所以他反应才会那么快。
解雨臣没有急着离开原地,他拎着面前不知死活的人,隐约感觉出了狙击手的方向,还好有这个人挡在前面。否则那一下,狙击手也有可能朝他开致命的一枪。
高空中一阵令人发眩的扫射完毕。小飞带着几个人从他们背面的死胡同高墙上翻下来。
黑瞎子认得这个人的身手,是和他一起去哑巴涝的一个解家伙计。他当时就觉得他的身手异于常人,没想是解雨臣的贴身亲信。此时出现在这里,一切就好说了。
“黑爷,左转上楼有个废弃民宅,我们清理过了。先带当家的去避一下,这边交给我们。”这一波反转,几乎已经把对方打散了, 小飞很快开出一条道路出来。
狙击手没有解决,或许不止一个。随时可能出事。解雨臣在他弯腰的时候伸手搂过他的肩膀,黑瞎子不由分说地借力抱着解雨臣就走,寻着触感用身子裹住怀里那人。他心跳得厉害,他得承认他后悔了。

也都怪他躲他躲得太厉害,否则自己不会逃得这么深,解家的人很快能调过来帮他解决一半的事。也不用被一个解家一个年轻小伙子偶然发现后手无足措的通知人。解雨臣亲自飙车过来。

解雨臣不止一次要接他去解家住着,都被黑瞎子胡乱搪塞过去。说是胡乱,一点也不冤枉。前几年为了吴邪的事几乎没怎么正面接触,一个在各地悬着命奔波,一个在北京事务缠身,周旋在多人的计划核心里。
几乎所有的大事都是解雨臣说,黑瞎子听着,不管听懂没听懂,他都会帮解雨臣做好。可他上一次回北京,解雨臣发现他左右不了瞎子的想法了。他内心觉得要出事。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