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三

web:川川湖海的怪

光给老子收一收

/迷恋护瞎的大花/痛苦yy转移大法/我自己的瞎哥我自己虐/[心]#黑花# /捂眼play(不是)


“找到了!在前…”拿着电筒的男人还没说一句完整的话,就一声惨叫,捂着眼睛摔在巷子里。他后面源源不断的人随着声音开始往这边聚来。
没想到人这么多。解雨臣把子弹打空的手枪塞回背包,他在湿湿的长满青苔的泥地里摸索到黑瞎子的墨镜,把它交到黑瞎子手里。鼻腔里都是一股血腥味。
“瞎子。”
后者很被动地摸着眼镜架接了过去,笑了笑。镜片全碎了。
解雨臣皱眉。黑瞎子现在处在一种极端的眼疾状态,他的眼睛还是不能见太强的光,光会在他眼睛里无限放大,很刺眼,几乎看不清东西。而在黑暗中他的眼睛也持续退化接近全盲,之前的优势全无。很伤脑筋。
他刚回北京的一晚,被追杀。
他也一直躲着解雨臣的伙计,今夜还是在小巷子里被人拉着跑向一个未知的方向。一如十年前某个满是枪声的夜晚他从路边闪出来,抓着胡闹的解雨臣就往前跑。
他任人拉着,知道是解雨臣。
尽管他瘦了。
“先走。”解雨臣掏出蝴蝶刀。回头就看见黑瞎子望着他的方向,不为所动。他眼睛一酸。“真的什么也看不见了吗?”没浪费时间,他直接过去牵着黑瞎子的手,在前面领着他走。
黑瞎子反过来,和他十指相扣。难得的安静。

陌生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
他寻着身后那道刺眼的光,回身一个侧踢,骨头碎裂的声音干脆清冽。解雨臣耍着蝴蝶刀,直接扎向迎面追来的两个人的脖子。
随后黑瞎子捂着眼睛就贴着墙壁往前跑,他感觉眼部神经连着大脑隐隐作痛,应该是刚刚的手电筒的强光造成的,被放大很多倍的刺激让他几乎睁不开眼睛,就连捂着也能看见一片鲜红。他现在不但把解雨臣卷进来了,在他身边还会拖他后腿。
解雨臣应付得很轻松,很快就追了上来,他的人就在附近,他已经把定位发了过去,相信很快就会有解家的人过来接应。
“瞎子,再撑一会儿。”

解雨臣突然一个趔趄,右腿被从斜上空方向来的子弹击中了。他心下一动,瞬间借着发力扯住自己的黑瞎子手臂的力量弹起来,捂住黑瞎子裸露的眼睛。两个人的背一起撞在死胡同的墙壁上的时候,几束手电筒的强光直直地晃在他们俩的脸上。
“操。”解雨臣暗骂。中了埋伏,胡同的旧楼上,还安插着狙击手。

“小九爷?”对方领头的人笑起来,看来是个意外的收获。
他话音一落,几个识相的伙计就都把灯头转向他,解雨臣抬起手遮了遮,眯起来的狭长的眼睛压着怒气。他手里还拿着那把蝴蝶刀,刀片闪着妖光。他倒没打算下令驱散这些光,这样至少黑瞎子能好受一些。

他感觉到身边的人气压也低到可怕,黑瞎子的另一只手覆盖在自己捂着他眼睛的的指尖上。他摸到那枚闪着光的戒指,就顿了顿。
他知道他在想什么。但不管他怎么样想,他不会在生死的时候还迁就黑瞎子。解雨臣都不会为今天的行为解释,合理的解释就是:他要死在别人手里,不行。
他对黑瞎子耳语,“不要轻易动,我们的人马上就来。”

“既然认得,借一步说话?”解雨臣大大方方两根手指把蝴蝶刀收起来,甩在一旁的墙角。往旁边走了两大步,光线就像牛皮膏药一样追着他,他把眼睛藏在手臂的阴影下,嘴上露出一个可爱的笑。

“光收一收?”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