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三

web:川川湖海的怪

黑花//今天微博看到个梗就摸了个鱼哈哈哈哈
《滴滴什么仇什么怨》
太好笑了 然后放在黑花试一下


“我打个滴滴走了,司机从三环开过来太慢。”
解雨臣说完,擦了擦嘴唇,刚刚放下的汤勺在碗边划过一个优美的弧度,正好停在黑瞎子手边,对面的人自然的拿过勺子,喝了一口解雨臣剩下的菌菇捞面汤,还是暖的。
黑瞎子边喝着边嗯了一声。低头捣鼓着自己的手机。解雨臣也没管他就飞速的打地址下单,末了悠闲地靠在椅背上,微微垂着眼睛。
不一会儿解雨臣惊讶的发现司机的定位就在自己脚下,以为是软件出了问题。
正准备刷新,只听黑瞎子吸溜一声把碗里的面吃完,抬头和他视线交汇了一下,脸上一乐,猛地一拍桌子站起来就掏自己的车钥匙,“花爷,出发吧!”
解雨臣一脸黑线的坐在原位,显然他之前听吴邪说了黑瞎子没事会跑着滴滴到处转,没想到这个业务还是真的,好巧不巧还真能对上。黑瞎子刚刚这一声吼得旁边的人都侧目观望。

“你不是没开车吗?”
“……”
“钱都他妈花哪儿了?”

解雨臣脸上几乎没什么表情,难得这样质问到。他记得前几天他才给这个人预支了下一次的定金。他妈的黑瞎子是不是傻了在院子里烧钱玩呢?
但是当他上车,听着黑瞎子,“我布置了一下,本来想明天你回家给你的,但是我现在怕您因为我撒谎废了我…”的“真挚告白”,他揉了揉太阳穴,声音沙哑,“你把家里搞成什么样了?”
“就是…挂了点彩灯啥的…花爷你听我说!!”
黑瞎子觉得自己突然蠢到了极点。然后他飞速翻身垮到副驾驶座上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整个压到解雨臣身上,束缚住怀里人的行动力。解雨臣疑惑地看着人发神经,也没想跟他闹。他此刻只想安安静静坐车去个公司。
突然一阵寂静,解雨臣侧过头躲开黑瞎子过于炽热的目光和如有若无的气息。后者扬起一个我是如此机智的自信笑容。从两人中间狭小的缝隙中艰难地举着一枚粉色的舒俱来戒指。
他也没想到为什么情况会变成这样,本来想趁着解雨臣睡着偷偷摸摸地替他戴在无名指上的。
不过看着解雨臣一直未消退的关怀智障般的微笑。他心虚地笑了笑,但心总算放下。
该死的滴滴。

“送爷去这。”解雨臣把显示着地图定位手机伸到重新坐回驾驶室的黑瞎子面前晃。

评论(4)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