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三

web:川川湖海的怪

鳞片

#黑花#

那一段借住养伤的时间,黑瞎子于他而言,就像是什么动物,是有鳞片的那种。一点开心事 他就会甩着大尾巴在家里走来走去,喝水,唱歌,看着他笑。
只是笑,有很多的无法理解和莫名其妙,但他就是能从这笑后面,感觉到无法承受的暖意。嘿哥们,你都这么惨了,乐啥。
解雨臣眯着眼睛,看智障一般。
后来解雨臣伤痕累累地靠在墓道的石壁上,他想思考一些有价值的线索,却洗脑般的想到那笑。不知道黑瞎子在他梦里笑了多久。他一抬头,那笑容的主人就在旁边,却是皱着眉头把他抱在怀里。那时候黑瞎子就像什么动物,有鳞片的那种。穿山甲似的抱着他穿行在墓道里 。他看到光的时候再次看见他的笑,心里涌上无尽的暖意。
一开口却骂道,“你麻痹,乐啥。”
他挣开黑瞎子往旁边躺了躺,感觉全身都是剧痛,他没由来的笑着。阳光透过树梢轻轻晃着他的眼睛。今天是个好天。

梗:三叔:“瞎子教会了小花,原来多惨的人都是可以笑的。”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