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三

web:川川湖海的怪

缓慢的伤和溪


(黑花/没头没尾的小段子)

他的船要开走了。
你别说,他现在很想抱着解雨臣沉进江里。
他想回头看看解雨臣为他哭得乱七八糟的样子。
果然,没戏。那人已经皱着眉离开了,他只看到他的侧脸,恍若在云层下飘动 。

做梦。他摇摇头,嘲讽自己。

恍然之间,他又想到杭州小阁楼温柔的夜晚。他在月色下看到的那张脸,急促的喘息和湿润的眼角。

轻掠过小腹侧面被划开的一道浅浅的口子,他沉默不语,那种刺激下,还是有着极稳的手,解雨臣没真的想伤他。但是速度太慢,像钝痛不愈的伤。

他从未受过这样的缓慢的伤,像漫长人生中一条干涸的溪。

一声低喘,他在解雨臣身体里释放,那人手里的尖刀也随声抖落。飞向洁白的被单,它太轻了,一下就碎了。旧了,破了。
他的发丝是凉的,他温柔的刀端挑起那些旧梦,眉眼闪躲。“别再来。”

尽管这样,还是留了一道疤。像一条在解雨臣心里断流的溪。满是沟壑。

他往里推了一下墨镜,想要看得更加清楚一点。解雨臣身后,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原野。他好像要和天空融为一体。


评论

热度(11)